• 记者调查:小区内热水频频涨价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 sunbet注册 > sunbet注册 > 木质小码头迈向洋洋东方大港

    木质小码头迈向洋洋东方大港

    时间:2019-07-13 00:35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123 点击:

      初到装卸四区

      1971年从部队退伍回到镇海,我就进入当时的镇海县运输公司工作。这个单位,刚刚由宁波市属下放到镇海县辖,对外的称谓是“宁波港务局装卸四区”,实际上是一个小国营企业,61名职工,36辆手拉车,3座木质小码头,在甬江岸边从渡口(人渡)向西到车站路口。码头上分別装有1台固定吊机,起吊能力就是2箩筐煤。在城区的一些粮食仓库和城河岸边还有2台可移动的小吊机。加上七、八辆没有动力的小平板车,再加上十几间老旧平房就是全部的固定资产。单位有3辆没有牌照的牵引车,还有1辆有牌照的3吨货运车,这些车型不统一,故障频发的“汽车”都是装卸工人自己拼造的。在我和另一位有驾驶证的同志进入这个单位以前,这个裝卸区没有一个正式的驾驶员,开车的都是无证驾驶,不过那时也没有交警队。就这样,我和另一个驾驶员成了镇海县运输公司——宁波港务局裝卸四区——最早的正式汽车司机。

      第一次走进所谓的宁波港务局装卸四区作业区,我还是感到新鲜,充满好奇。这里和我在部队开车执行军事任务完全是两个天地。3座用松树作桩基的木栈桥小码头就是我们公司的阵地。那里只能候潮停靠几十吨的货运木船。可不能小看这些简陋的码头,这是镇海县及周边地区通向上海的主要货物运输枢纽,也是镇海通向浙江沿海城镇的货运中转站。当地的大米、黄沙、农副产品等从镇海运到上海,又从上海运回煤炭、化肥等农资、工业生产原材料以及日用百货。

    图为上世纪80年代的沿江路一段。

      3个码头在沿江,主要与上海等沿海城市相联。城内西河塘(现城河西路)的快马埠头和南薰桥旁的河埠主要连内河,装卸的大多是从骆驼贵驷等內河运来的货品。内河河埠和沿江码头相距不远,我们装卸工人要把船上运来的煤炭、粮食、百货、化肥等送到煤场、粮食、百货、农资等仓库,也有从仓库运到船上的物品。小件和零星的货物运输用手拉车,煤炭,粮食,棉纱包等批量大的货物用平板车。

      上海来的煤船一到,码头就忙了。在调度员的指挥下,裝卸工人下到狭小的船舱里,把煤铲入竹筐内。吊机一次两筐把煤吊出船舱,放在平板车上。吊车咯咯作响,老远听得见的就是吊机的声响。平板车面积不大。在平板车上装煤箩完全是技术活。平板车的车体并不平,它中间低,四边用角铁包角,装煤箩时不会滑落。一般装3层,第一层12筐,第二层8筐,顶层2筐。那装满煤箩的车子,没有网罩,也不用绳子捆绑。每辆平板车都有插孔与牵引车连接。很长时间里,我就是这种码头牵引车的司机。开着牵引车,牵引车拉着装满煤箩的平板车离开码头驶向煤场,也是蛮有气派的。平板车像是一座移动的宝塔,也是一道特殊的风景。但是砂石路面坑坑洼洼,车速慢,天气热,驾驶室又小,于是,“聪明绝顶”的我有了一项发明:有时我会把牵引车的油门固定,自己跳出驾驶室,一边走着,一边用一只手扶着方向盘让车行驶,上演一幕新型赶车杂技。

    图为如今的镇海港区局部图(通讯员曹连聪 摄)

      好不容易赶到煤场,拔出插销,让小吊机卸煤箩,我拉上装着空箩的平板车回到码头,如此循环,直把一船煤卸完。工人们卸完煤,特别是在船舱里作业的,脸是黑黑的,全身都有煤灰,下工时在澡堂洗完澡,轻松回家。虽然是如此简陋的装卸工具,繁重而辛苦的体力活,但这些从旧社会走过来的装卸工人还是十分自豪,现代京剧《海港》的演出更增添了他们的自信心。挂在他们嘴边最多的是:“旧社会,我们装卸工人低人一等,脚娘肚当米缸,肩胛头当栈房”。在解放前,这些装卸工人就是脚夫或者挑夫,脚力不好就干不了活,没有活干只好饿肚子。我们码头上的老工人有两多:名字里有“毛”的多,绰号叫癞头的多。什么某阿毛、某大毛、某小毛,某癞头、某某癞头,甚至有叫某某毛癞头的。

      后来,这些都成了老工人酒后抽烟喝浓茶时的谈资,互相开玩笑的内容了。上一页 下一页

    此新闻共有4页  第1页  第2页  第3页  第4页  

    sunbet开户(https://www.jscounty.com/a/sunbetzhuce/250.html):木质小码头迈向洋洋东方大港